美国对冲基金大佬们最近都说了些什么?

世诚投资   2016-09-25 本文章958阅读

对冲基金.jpg

    上周美国主流财经媒体CNBC在纽约举行了一年一度的 Delivering Alpha 对冲基金论坛,云集了美国几乎所有对冲基金和PE基金大佬。世诚投资收集整理了一些相关报道,让我们看看这些全球投资的领军人物说了些什么。

Ray Dalio (Bridgewater Associates, 1500亿美元管理规模)

    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认为,从债务周期中能挤出的经济增长只有这么多,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已达到极限。同时,各国央行已经没有能力通过降息来减小偿债负担,从而不得不推升通胀来抵消债务压力。这导致各国经济体的财政支出接近极限。而巨大的贫富差距也是个人支出接近极限、需求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不但降息没有用,一些国家或许还需要加息。

    在此穷尽推升通胀及增长能力的道路上,日本在欧洲前一步,欧洲在美国前一到两步,美国可能在中国前两步。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之势已无法遏制,这会比人们过去习惯的更低。各国试图通过货币政策要解决的问题,也已经没法再被抑制。应该认真考虑我们是否已接近长期债务周期的尽头。尽管如此,他认为美联储不应该在这个时点上加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量化宽松政策能起到的效用也接近极限。量化宽松的运行机制是,央行寄希望通过从投资者手中购买债券,让投资者进而买进其他资产,推升所有其他资产的价格上涨。但是当前由于不同证券资产的收益率之差(spread)越来越小,这一做法效果也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现在债券、股票等各类资产的预期收益率低得可怜,比现金的预期收益率并不高多少。结果就是,这些资产的价格很难再上涨,反而很容易回落。当所有资产的价格下跌,就会再次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影响。当前的债券市场已处于“危险境地”中。

Timothy Geithner (Warbug Pincus,350亿美元资产规模)

    美国前财政部长 Tim Geithner 认为生产效率的低下造成了经济萎靡不振,而美国又缺乏有效的经济政策,导致经济成长受到阻碍。他认为最可怕的其实是政治(障碍),美国政界的务实精神在逐渐被腐蚀,能做出合理经济抉择的能力在降低,通过排除政治障碍来救经济正是美国政府应该做的。他不认为现有的政治体系没有能力创造更好的结果,因为政策制定者毕竟还有很多空间,各国央行也可以更有创造性。Geithner 同意Dalio 的观点,美联储不应该现在加息。

Paul Singer (Elliott Management,270亿美元资产规模)

    Paul Singer 曾多次警告过长期低利率环境带来的风险。今年他再次抨击了美联储的政策,把它称之为 “货币极端主义”(Monetary Extremism)。这在全球5000多年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他认为如此低利率或负利率环境并没有使经济恢复成长,反而大大增加了隐藏风险(Hidden Risk),即投资者对所持资产不熟悉或不知道如和应付的风险。

    当然央行会说如果没有他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介入,实行量化宽松,情况会变得更糟。但是全球各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暴涨到15万亿美元,而且那些利率基本上是0% 或者疯狂一点的在0% 以下。这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不能大刀阔斧地解决, 而是要小心翼翼地对待。他认为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都进入了一个“危险时刻”。

Carl Icahn (Icahn Enterprises,个人财富170亿美元)

    Carl Icahn 表达了他对市场危险环境的担忧。目前状况好比走在悬崖边缘,有可能顺利通过,但一旦掉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。他认为如果美联储不加息的话,市场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泡沫。但是哪怕美联储加息,市场还是会有问题。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还在正常趋势以下,主要根源还是生产效率,然而股市表现已经相当好了(提前反映)。

    在市场直线往上时,对冲基金经理的表现其实很差,因为他们聪明地预知风险,并对投资实行对冲(卖空)。在华尔街聪明的人未必会赚到很多钱,但没赚到钱也未必证明你是错的。在今天这个市场环境里确实要格外小心谨慎。